banner
登录校责险管理系统 工作动态 政策法规 释疑问答 操作方法 案例分析
 您当前所在的位置:首页 >> 校责险 >> 案例分析
体育课上两学生相撞,眼、脸受伤
上一条 下一条
来源: 作者:  发布时间:08-11-27 
 

【案性经过】

原告顾良与被告杨晨均系被告某民办学校的学生。

某民办学校的体育老师同时给两个班级的学生上体育锻炼课,安排学生进行地滚球练习。在练习过程中,学生顾某与杨某发生相撞。招致顾某眼、脸部受伤。为此,顾某分别在第二医科大学附属医院、医科大学附属眼耳鼻喉科医院治疗,顾某左眼眶底骨折、左眼下直肌嵌顿,经司法技术鉴定,顾某构成十级伤残。

顾某称:自己按照被告学校体育老师的要求上体育锻炼课进行地滚球练习时,与杨某发生相撞,导致受伤,且伤害程度达十级伤残,认为是学校安排课程不合理,管理措施不严谨,杨某练习动作不准确所导致,故两被告应对他的受伤负责。要求赔偿医疗费、营养费、交通费、鉴定费、监护人误工费、伤残补助费等共计人民币46066.3元。

被告学校称:学校教师系按纲施教,该教学大纲已经教育局审核批准,而事故发生在瞬间,难以预料,认为自己没有过错之处,且对原告无监护之责,故不同意赔偿。

被告杨某称:他是按照体育老师的布置要求进行地滚球练习,并非有意冲撞顾某,对事故的发生无过错之处,故不同意赔偿;但鉴于实际情况,愿给予原告经济补偿人民币2000元。

【一审法院判决】

学校应对在校学生负有教育和管理责任。在安排未成年学生参加集体活动时,应当防止人身伤害事故的发生。现由于被告学校的体育教师一人同时为两个班级的学生上课,未能预见和及时制止两学生的相撞,导致了顾某受伤并致残,应承担一定的过错责任。

杨某虽然是导致事故发生的行为人之一,但系无行为能力人,对事故的发生无法预见,故没有过错,原告要求其赔偿的请求,法院难以支持。被告杨在审理中自愿给予原告一定的经济补偿,与法并无冲突之处,可以准许。

【一审赔偿结果】

学校赔偿顾某医药费、营养费、交通费、伤残补助费、家属护理误工费等计人民币17531.7元;杨某给付经济补偿人民币2000元。案件受理费人民币1853元,由顾某负担人民币1143元,学校负担人民币710元。顾某与学校对一审判决不服,均提起上诉。

【二审法院判决】

原审法院认定的事实无误。另委托市高级人民法院法医鉴定中心对此再作鉴定,结论为:伤者顾某外伤致左眼眶底骨折、左眼下直肌嵌顿,经手术等治疗,左眼球运动部分障碍,伤后可酌情予护理二个月左右、营养三个月左右。顾某的法医鉴定费300元、营养费1380元、伤残补偿费14320元。

二审法院认为:顾某受伤事件系学校上课期间发生,其性质应根据客观事实和法律规定予以确定。学生按老师的要求进行体育锻炼,并无过错。学生做地滚球运动时动作不准确属常理,要求学生行进时没有偏差实属不尽情理之苛求。就学校而言,按教学大纲实施教学并无过错可言,且顾某受伤事件发生于瞬间,要求老师采取措施保证避免亦不切实际。故本案所涉之顾某受伤事件应属意外事件。根据法律的规定,当事人对造成损害都没有过错的,可以根据实际情况,由当事人分担民事责任。本案当事人均系顾某受伤事件的关系人,各当事人的责任,由本院酌定。原审法院的判决定性不当,因此应予以更正。

【二审赔偿结果】

学校给付顾某人民币16576元;杨某给付顾某人民币5712元。一、二审案件受理费共计人民币3706元、鉴定费人民币700元,合计人民币4406元,由顾某负担人民币880元,学校负担人民币2206元,杨某负担人民币1320元。

【案件评析】

此类伤害事故在学校日常教学工作中较为常见,属于当事人对事故均无过错,这样的案件一般情况下保险公司会做出拒绝赔付的决定,若在不采取诉讼手段的条件下,或者因为责任不能确定引起学生家长与学校的纠纷升级,或者学校出于无奈承担经济补偿,在或者经与保险公司协商,保险公司在确定不是保险责任的前提下予以部分通融赔付,这样的情况也是我们工作中最难处理的问题。

因此,下面我将就本案涉及的主要问题:学校的责任和事故的性质两点进行详细的阐述,本案分析中涉及的法律法规可以作为今后理赔工作的相关依据。

1)学校的责任问题

学校与在校学生之间究竟是一种什么样的关系是处理类似案件的一个重要问题,由此可以确定学校对学生在校期间遭受伤害所应当承担的责任。学校与学生之间虽无有关保护学生人身安全之书面协议,但从学校接受的对象多是未成年人、身心尚不完全成熟来看,以社会一般观念考察,学校也应尽到一般善良人应注意的义务,不能以其无事先约定而可以免除过错责任。我国《未成年人保护法》在“学校保护”一章中明确规定“学校……应当防止发生人身安全事故”,该法将防止人身安全事故作为学校责任,因而学校对于在校的未成年学生具有保护、照顾、管理的职责是毫无疑义的。但是,学校对学生应尽到保护、照顾、管理之责,并不意味着学校成为学生的监护人。根据《民法通则》的有关规定,未成年人监护人只能是父母等亲属,学校不在其列。监护权是一种身份权,学校不具有法定的监护人身份,不能成为法定的甚至是“推定的”监护人。同时,学生进入学校学习、生活的期间,也不意味着其法定代理人的法定监护责任转移给学校,因为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贯彻执行<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若干问题的意见》第十条的规定,监护人的监护职责包括三方面内容:一是照顾和保护被监护人的身体健康;二是管理被监护人的财产,代理其进行民事活动;三是代理被监护人进行诉讼活动。因此很显然,在通常情况下,学校不可能承担起所有的监护职责,监护权也不可能全部自动地转移给学校,学校承担的职责是独立的责任。“委托监护应有协议存在,家长送子女进校接受教育并不构成委托监护协议。因此,学校对学生不能承担监护的责任。

2)事故的性质与民事责任的承担问题

从本案来看,根据查明的事实,原告所受伤害是在上体育锻炼课期间,按照老师的布置要求进行运动练习过程中与其他学生即第二被告发生了相撞事故所致。就原告而言,学生依老师的要进行体育锻炼,不存在过错的情况;反过来,就第二被告而言也是同理。因为他们都是无民事行为能力的学生,主观的认识对事物发展过程中的判断能力本身就不健全,因此在体育运动过程中,要求他们完全预知授课内容有无危险,并根据老师要求进行而没有偏差,显然是不合理的,即使有完全行为能力的成年人也不能保证其每次运动都不发生事故,我们又怎能苛求学生呢?那么老师有无过错呢?应该讲也是没有的,因为该老师的授课,是按照教育局审核批准的教学大纲而进行,并无偏差或越轨之举;与此同时,整个事故是在片刻瞬间发生的,故要求教师及时采取措施,保证避免等也是不切实际的要求。所以此事故的发生属意外事件,三方均没有过错。判断学校有无过错时,我们要避免不从个案的具体情况分析,而是认为学生只要在学校发生了事故,学校就应承担过错责任。此种认识与实践,是与过错责任原则相悖的。

我国《民法通则》第一百三十二条明确规定:“当事人对造成损害都没有过错的,可以根据实际情况,由当事人分担民事责任”。本案既是意外事件,当事人都无过错在此情况下适用公平原则,不但是合理的,而且也是必要的。而法院最终也是按照公平原则,判决由当事人酌情分担原告的损失并且判决的用词是“给付”而不是“赔偿”。

 

上一条 下一条
烟台市校方责任保险管理办公室
© 2008 - 2009